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

2024-05-13 admin 243


早上出门前找小电驴的钥匙,最终在大布包里找到。布包确实有点“蠢(蠢就是方言大的意思。)”,车钥匙呢又不大,包呢包罗万象东西一多就不容易翻找。中午下班后继续找钥匙,反思之前的行为,给包里的教案及其他收拾清空,除了一把雨伞和手机外,别无他物,我找的钥匙它静静地在电驴的锁眼里等待着我,我莫不是属鱼的,这该死的记忆力。

以前我每天都在日记本里碎碎念,好歹练练字,现在记忆力差的日记本也不知哪里去了,重点很多字都写的不对,经常脑袋里想的和嘴巴说的不一致,而且手和脑袋、嘴巴三分天下,完全不在一个频道。一孕傻三年,一个三年未完又接着一个,傻上加傻。

蔷薇花爬满了学校的院墙,印象里上周它才打了花骨朵,这周竟呈现出“千朵万朵压枝低”的喜人情景,看着爱美的同事在群里打卡蔷薇花的视频,课间带娃娃们也去蔷薇边打了卡。我的拍照技术班级学生看不上,以至于我越拍孩子越少。最后在几个女孩子的悉心指导下,我给班里的几个男孩子拍的很好看,这功劳是那几个小女生的,但让她们自己摆拍时,姿势动作却差强人意……果然“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”。

下班买菜回家做饭,最近熬夜导致上过,皮蛋又很好的降火作用,黄瓜拌皮蛋这道凉菜,每天都在餐桌上露脸。婆婆讲带刺是杂交黄瓜口感不是太好,今天特意买了两个品种,中午吃的油皮黄瓜拌皮蛋,晚上吃的带刺黄瓜拌松花蛋。晚上吃饭想起来问她中午黄瓜好吃,还是晚上的好吃,她讲没有吃出来差别。我觉得黄瓜除了老嫩口感差别大,品种应该差距不大。不得不再提松花蛋,我没get到它的美……颜色、口感都不咋滴……除了它里面的花纹。皮蛋躺在黄瓜里好看,黄配绿多青春的色彩。多年前的照片自然老去泛着淡淡的黄,照片上黑白配的我妈抱着几个月身穿黄衣服绿裤子的我,我当时还,头顶鹅黄帽,足登玫红鞋。

那身颜色我至今都喜欢,成年后有次和妈妈逛街我相中了一双颜色搭配俱佳的鞋子,我妈看了鞋子觉得颜色太花里胡哨了,不适合我年龄,我那会才刚二十。我妈看我爱不释脚的模样,也就没说二话付款了。后来有位同学买了同款的暗紫灰色鞋,那一身配色真让我眼前一暗……

生活又让回忆塞满了,不知不觉回忆又成了十几年前,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的忧伤谁懂……


标签

相关文章

文章点评

未查询到任何数据!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